酷酷:「不要以為這幾天我都只會攤在地上偷懶,其實啊…」




酷酷:「赫!我每天都在打功夫練身體呢」




酷酷:「嘿!希望練強壯點,我以後就不會再像前幾天那樣醉茫茫了」




小虎:「(嗅~嗅~)怪了,身上怎麼還是一股怪怪的味道咧」




小虎:「吼~怎麼舔都舔不掉啊」
阿麗詩:「小虎,酷酷在練身體,希望抵抗麻醉的藥力,怎麼你都不用練啊?」




小虎:「阿姐,我虎哥是黑手黨的你沒看到嗎?我幹嘛練!
下次誰還敢再對我虎哥下藥,小心我先斷了他的腳」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阿麗詩:
星期六我要帶布嬤上台北,星期日下午我們才會回來
家裡就交給虎酷兄弟去看顧了,希望他們不要將家裡搞得一團亂
我弟在台北買了房子好幾年了,布嬤都不願意上去看看
我很高興她終於願意走出家門了
從此我不能再戲稱布嬤是史上最老的宅女,科科…(Keke)


全站熱搜

alicebrow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