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,每個寒冷的夜晚我都會睡在娘和爹的枕頭中間



這幾天我感應到娘很快就要回台灣,半夜我都會悄悄地跳上床走到她的身邊
窩在她的臂彎裡陪她睡覺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睡到一半,娘就會愈睡離我愈遠
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會一面睡一面伸懶腰,貓拳插進娘的嘴裡
所以她只好啞巴吃黃蓮的讓開位置給我了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布朗尼的娘:
少爺陪睡真是讓我感到受寵若驚呀,但是我很淺眠(容易醒的人),少爺打鼾的聲音有夠誇張
每天晚上我都要醒來好幾次,幫他“喬姿勢”喬到他不打鼾為止
還常被他的貓拳打到臉,所以搞到我的脖子幾乎要落枕
睡也睡不好,臉又開始過敏.只能說這是甜蜜的負擔呀!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icebrownie 的頭像
alicebrownie

Brownie & Cannoli + Dariole 布朗尼+卡諾里&大力歐 蛋糕店

alicebrow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