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ownie離開滿一年了,我們仍是非常想念他,仍是一想他就心痛
而關於Brownie過世的原因,我一直都想寫,也一直都不想寫
想寫是因為Brownie的離開是個悲劇,我不想再看到這種悲劇發生在任何貓或任何人身上
不想寫是因為要寫我就得再次回憶,就像將還未痊癒的傷口用刀割開一樣,痛入心坎
而另一個因素是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,是要如何寫呢
不過這件事都已過了一年,也該是時候做個了結了









8月16日前兩天,Brownie開始顯得無精打采,但是他仍是照常吃喝拉撒,外表也沒有任何病徵
所以我們擔心之餘仍是抱著觀察的態度
到了15日晚上,安迪下班回家後,我提出帶Brownie去醫院做個檢查好了
16日一早,安迪打電話去預約才知道Brownie平時看的F醫生(院長)放長假,由另一位G醫生代診
安迪問我「F醫生放假了怎麼辦?那位G醫生好嗎?」
其實我也很猶豫,當初找到F醫生後,我們就覺得他幫Brownie診療時的手勢溫柔,看病嚴謹,態度專業
我們一直都很信任他(直到現在我們仍是這麼認為)
可是Brownie愈來愈沒有活力,除了去吃飯喝水尿尿之後,都是一直在睡覺
而也由於沒有任何運動,所以已經兩天沒有便便了,還是帶去做個檢查好了

那天早上醫院沒有其他貓狗病患,候診時,我見到一個老外探頭探腦的從櫃檯後面笑笑的偷看我們
(當時我感覺這個醫生跟F醫生相差太多,F醫生每次看診一定會在電腦前查看病患的病例與資料後,才會要我們帶貓進去,而這位G醫生一直無所事事在串門子似的)
開始看診了,我們將Brownie的情況告訴G醫生後,他將溫度計插入Brownie的肛門
然後就立刻走去電腦前翻查著以前F醫生做過的診斷
(我望著溫度計,心裡想著醫生怎麼可以任由溫度計插著不理,然後再去電腦前臨時報佛腳)
五分鐘後,醫生走回診療台,作勢要Brownie坐下,我嚇得阻止醫生說溫度計還在上面耶
醫生才想起剛剛量體溫的事,他一面拔出體溫計一面笑笑對我說「It’s ok」
Brownie體溫39度幾,輕微發燒,G醫生檢查不出Brownie到底怎麼了
他只說可能跟之前的病例一樣幾天沒有便便,積存在肚子裡
或是有其他隱藏疾病,那就要抽血檢驗了
(其實前一天我就跟安迪商量過如果檢查不出外在病因,F醫生可能會建議抽血檢驗,安迪也很擔心地問過我會從哪裡抽血,我說我看到的成貓都是從手或是腿抽血,安迪才答應說如果醫生這麼建議,那就這麼做吧)
結果G醫生說要從脖子抽血,安迪聽了皺著眉頭望著我
我知道他不願意Brownie受這種苦,我聽了也心疼
我問難道不能從手腳抽血嗎?助理馬上說貓抽血一定是從脖子抽的
我掙扎了一會,我很勉強的說那好吧
助理聽了說「那請你們先出去等候」
我聽了很不解「我們為什麼要出去,抽血我們一定要在這兒陪伴Brownie的」
助理又說「大部分的貓看到爸媽在,都會鬧性子,不會乖乖被抽血的」
我很生氣的說「Brownie絕對不會這樣,我們一定要在這兒陪他」
「好吧,那你們站遠一點」助理又說
Brownie瞪大眼睛望著我們,他乖乖的被剃掉脖子的毛,完全不掙扎的被抽血
我們很心疼,我望著Brownie的眼睛,我希望讓他知道「不要怕,爹娘在這兒陪著你,忍一下就過了,Brownie最勇敢了」
抽完血,助理說檢驗報告45分鐘就出來了
在等檢驗報告這中間,他們會幫Brownie通便,然後暫時將他留在二樓的病房裡休息
等在醫院大便完,檢驗報告也出來後,我們再帶他回家
醫生要我們出去走走,45分鐘後再回來接Brownie
我心想最艱難最辛苦的抽血已經結束了,將Brownie暫時留在醫院應該無大礙

離開醫院,我們走過兩個街口,進入星巴克我們點完早餐正要坐下來,安迪手機響了
醫院來電說Brownie突然倒下死了,而我們只離開醫院10分鐘而已
狂奔回到醫院後,見到Brownie一動也不動躺在診療台,我們崩潰了
我悲痛的哭泣,耳邊只是聽到醫生不停的重複說著「別將錯怪在我身上…」
資深的助理解釋著意外的經過:
「小助理將Brownie通便完後,抱著Brownie要上二樓,我當時還跟Brownie揮手說bye-bye
小助理將Brownie放進籠子裡時,Brownie突然發狂的咬小助理的手,她的手被咬的傷痕纍纍
所以顧不得Brownie跳下籠子,從二樓衝到一樓的地面,他就倒地不起了
小助理馬上呼喊我們過來急救,而醫生也盡力急救了,我們也很遺憾會發生這樣的事…」
小助理從頭到尾沒有出來見我們
而資深助理解釋的經過也是在我們趕回醫院前,她聽小助理所說的
醫生後來說他猜測Brownie是驚嚇過度,心臟病發而死的,我們聽了後心好痛啊
更痛心的是醫生與資深助理離開現場後,我們走近Brownie見到他眼睛半開,眼中掛著淚水

醫生建議我們要是想知道死因,可以解剖,我已經作了一個錯誤的決定讓Brownie遭受意外
我們怎麼還忍心讓Brownie再受到折磨呢,我們悲痛的帶著Brownie回家了
回家途中,醫院打電話來說抽血檢驗報告出來,一切正常(好諷刺啊)

隔天我們再回到醫院想找小助理問個究竟,也猜測醫院可能有閉路電視(CCTV)錄下了一切
結果醫院沒有閉路電視,而且小助理也放長假,一星期之後才會回來
我們自始至終都未見到小助理,其實我們知道就算見到,她也可能將昨天的話再重複一次罷了
但是我們或許能知道她所說的傷痕纍纍的雙手是否屬實

Brownie過世的真正原因我們是永遠無法得知了,而事過一年,大家也不需再多加猜測了

我只責怪自己在完全不信任醫生之下竟答應讓Brownie抽血,更將Brownie獨自留在醫院
讓他遭受莫大的折磨與意外,這是我這輩子最悔恨不已的事
我更希望看到這篇日記的朋友,帶貓去醫院檢查或看病,除非在完全信任醫生之下
否則無論如何都請陪伴在貓貓身邊,不要讓貓貓們感到害怕
再者,我們仍然認為F醫生是個嚴謹專業的好醫生,但我們是絕不可能再回去他的醫院了
還在尋找好獸醫的香港朋友,其實是可以考慮CWB動物醫院,可是只限於院長F醫生
那位G醫生就完全別考慮了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icebrownie 的頭像
alicebrownie

Brownie & Cannoli + Dariole 布朗尼+卡諾里&大力歐 蛋糕店

alicebrow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