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時我很害怕軟棉棉的棉被
每次要踏進棉被裡我都會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
一站在棉被裡頭,我就渾身不對勁,看我的飛機耳就知道我有多難受







傳薪叔叔來香港的那幾天真的是冷得無法無天
街上的人們嘴唇乾裂,牙齒不由自主打顫
我看所謂“唇亡齒寒"應該可以拿來形容那幾天的天氣吧







在那麼寒冷的冬夜,我應該是像其他貓同伴一樣窩在溫暖的被窩裡
但是我卻反而翻躺在地板上,你們說我是不是個怪咖(怪貓)







更怪的是這幾天回暖了一點,我卻不知哪根筋不對,突然上床窩在被窩裡舔毛
娘當場看了傻眼,直說我上輩子八成是隻恐龍,反應才會驚人的慢
不然就是我愛不按牌理出牌,故意和天氣作對







我看娘她未免想太多,其實那晚我只是看到床上熟睡中的爹
然後又想起Meme姨有天早上醒來發覺滔哥窩在她的跨下
便高興地大喊:「我肯定Tovi一定是我生的」
我靈機一動也來個依樣畫葫蘆窩在爹的跨下
說不定爹醒來後也會高興地大叫:「我肯定布朗尼是我兒子」呢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布朗尼的娘:
想太多的是你吧,有哪個男人會高興生了個孩子啊
而且我看你窩那個位置,小心被睡夢中的爹一腳踢滾下床喔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icebrownie 的頭像
alicebrownie

Brownie & Cannoli + Dariole 布朗尼+卡諾里&大力歐 蛋糕店

alicebrow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